16岁时故意杀人,潜逃后38岁才被抓获,具体怎么判刑?

日期:2018.10.19 | 分类:法律法规

杨志才  王夫伟案

https://www.teaku.com/91/1539942849210704.html

最佳回答

  • (原标题:18年前无名女尸案悬而未决 身价过亿的富豪疑犯得到引争议的"不起诉"决定书)

           身价过亿的富豪、热衷公益的善人、医术高超的“教授”……头顶这些光环的企业家杨志才,怎么成了“杀人嫌犯”?

    寻了十几年不见踪影的女儿梅丽,是否就是十多年前曝尸荒野的无名女尸?

    家属、疑凶、熟人等都已辨认,照片就是梅丽,且与举报人讲述一致,为啥仍说证据不足,无法起诉?

          这一切疑问,都纠结在一起跨度18年的悬案中。

          在2017年9月13日,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在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中提到,“被不起诉人杨志才伙同王夫伟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这一事实是客观存在”,随即又称“作出对杨志才不起诉决定是适当的……”

    “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这一事实客观存在”而又“作出不起诉决定”,在网上引发争议的这份决定书是否“前后矛盾”?

    这起案件,前后共经历了18年之久。在一纸“不起诉”的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的背后,真相是什么?

    案发十年后一女子举报

          “无名女尸”悬案凶手浮出水面

    警方的立案报告表中显示,在1999年3月12日10时30分许被人发现时,她已曝尸于安徽省界首市砖集镇一麦地。

           “年龄26岁左右、尸长1.65米,圆脸、稍胖、皮肤白、双眼皮、纹眉纹眼线、短发长约10公分……”在记录中警方认定,死者系他杀,为颅脑挫裂创,“为查明案情抓捕罪犯,请予以立案”的字眼十分清晰。

           该案依据案发日期,被命名为“1999.3.12案”。虽经张贴公告寻找、周边县市协查,她的身份一直未获确定。不久后,她被火化,骨灰以“无名女尸”的名义存放于界首市殡仪馆。

           十年后,2009年11月19日,一女子从河南信阳来到界首公安局。她叫刘乐芳,户籍安徽临泉县,常居河南信阳。她举报自己二姑父杨志才约在十年前,曾以“去界首要账”之名,将同行的梅丽杀死。

    在接受警方的问询时,刘乐芳称:

           事发前她和其二姑父杨志才、梅丽三人,从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赵集乡到60多公里外的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进药。当时她与梅丽同在杨志才家开的眼科门诊部帮忙。

    当晚,杨志才告诉她,他要和梅丽一起去界首市要账随即离去。而当杨志才返回时,与大姑的儿子王夫伟(乳名光明)一起,而梅丽已不知去向。

           刘乐芳询问王夫伟是何时来的,以及梅丽的下落时,杨志才没有回答。当她再询问时,杨志才说出了惊天实话——梅丽被他杀了。随后杨志才威胁刘乐芳,此事仅他们三人知道,不许对外透露,“他已杀过一人,不在乎再杀一个。如果别人问起梅丽下落,就说梅丽自己一个人从临泉县走了。”

           当被问及举报原因时,刘乐芳说,因为曾与其父讲过此事,加上自己娘家的面缸被人下毒致全家中毒。家人认为杨志才想要杀人灭口,在男友的劝说下,刘乐芳这才鼓起勇气前来举报。

           无独有偶,在刘乐芳举报前的同年9月,梅丽前夫的堂弟到河南息县的公安局报案,称梅丽被人害了。

           2017年12月21日,梅丽的前夫告诉红星新闻,在2009年7月,杨志才妻子刘金霞在电话里告诉他,“梅丽被杨志才和我外甥王夫伟合伙弄死了。”

           在接受息县公安局的询问时,梅丽前夫称自己当时曾问刘金霞如何得知此事?刘金霞告诉他,那段时间,刘乐芳的丈夫(前夫)给杨志才打来电话敲诈,要100万元,否则就报警。她知道后心理压力太重,整夜睡不着,所以才决定将此事告诉他。

           而刘乐芳的前夫在提出向杨志才要钱后不久,已于2009年6月去世。

    举报人口中被杀女子

    家人苦寻多年,“应该是出事了”

    刘乐芳口中的梅丽,系河南省信阳市息县关店乡人士。

    2017年12月20日,梅丽父亲梅春瑞告诉红星新闻,他最后一次见到女儿,是1997年的秋天,“我记得当时香港才回归不久。”

    香港回归是举国同庆的大事,但对于梅春瑞而言,这年秋天最让他开心的事,是他终于帮已到适婚年龄的二儿子把老家的房子盖好了。

    当时见过女儿后不久,梅春瑞就匆匆前往黑龙江大庆打工,自此再未见过。

    梅春瑞告诉红星新闻,一开始也没觉得不对劲,直到2003年,“好几年了,都没有打过电话写过信,(我)就感觉她应该是出事了。”

    因为不知刊登寻人启事的方法,梅春瑞开始了他漫无目的地寻找生涯,“去过北京、上海、武汉好几个地方,没有线索,就是胡找!”

    期间,他曾接到一个来自四川成都的电话,“(对方)说在那儿见过梅丽,我就赶过去了。”梅春瑞说,到了成都之后再打那个电话,就没人接了。

    久寻无果的梅春瑞,心中的担忧久积,“有时晚上喝点酒,跟老伴叙(说)这个事儿,就怀疑她是不是被人害了?”梅春瑞说,每每与老伴说到这个,两个人就抱头痛哭。

    2012年,他接到在信阳老家妹妹的电话,“她说公安局联系她了,梅丽十几年前就不在了!”

    在接到刘乐芳举报之后,界首警方结合案发时间、受害人年龄、体貌特征分析,认为梅丽可能就是“1999.3.12案”的受害人。

    两嫌疑人作有罪供述

    详述作案过程并指认死者照片

    2017年12月21日,红星新闻曾多方联系刘乐芳,但其目前为外界所知的电话均已停机。警方补充侦查意见书中显示,刘乐芳举报后,2013年警方补充侦查时,刘乐芳多次以身在外地为由,没有配合警方。

    2012年8月,在接受界首警方辨认照片时,梅丽的前夫认出了模板上的七号照片便是前妻,而七号正是“1999.3.12案”的死者。

    之后,界首警方将杨志才和王夫伟列为“1999.3.12案”重大嫌疑人,并上网追逃。同年9月底,50岁的杨志才和29岁的王夫伟在无锡被当地警方抓获。在接受无锡警方审问时,两人分别供认:1999年在界首合伙杀害了梅丽。

    据无锡警方的笔录,在被无锡警方抓获之初,杨志才曾称不知道因何事被抓,只是怀疑是因梅丽被人杀死一事。他说,梅丽几年前失踪了,其前夫怀疑跟他有关系。

    当晚,在杨志才被关押到无锡市第一看守所后,他则改口称,自己被抓是因涉与外甥王夫伟一起打死梅丽的命案。

    在谈及作案动机时,杨志才对无锡警方交代:

    梅丽离婚后,他便将其收留在自家诊所。因为梅丽生活作风不好,经常带男人回诊所过夜。这也影响到了与梅丽同住一个房间的侄女刘乐芳,刘乐芳让他想办法将梅丽赶走。1999年春节后,他带刘乐芳和梅丽到老家临泉县买药,就决定找人教训一下梅丽。

    晚饭后他以去界首要账为由,带他找来的帮手、外甥王夫伟和梅丽一起出发,找了一辆三轮摩托,途中三人借故下车走小路。之后王夫伟用铁棒打梅丽头部,梅丽躺倒在地后,他也拿铁棒打了梅丽的腿和胳膊,出了恶气。后来梅丽死了,不动了,他和王夫伟就把梅丽拖到了地里。

    被移交到界首警方后,在接受审讯时,杨志才有4次向警方做了有罪供述。他在供述中依旧称死者生活作风不好,称梅丽被王夫伟打倒在地后自己又用铁棒打了她的胳膊、脖子和头部,用绳子勒脖子,确认梅丽死后还脱掉了其衣服。

    而王夫伟的说法却跟杨志才的(说法)不同。他初次接受无锡警方讯问时称,自己知道是因为杀人被抓,杀人时他初二辍学,是与姨父杨志才一起做的案。

    王夫伟供述称:

    杀梅丽是因为刘金霞(姨妈)向他抱怨梅丽跟杨志才(姨父)有一腿。十多天以后,杨志才在临泉县告诉他梅丽带了1万多块钱,许诺杀了梅丽钱全部给他。

    案发当晚,梅丽走中间,他走在最后。他先用钢管朝梅丽头上打,将其打倒在地,然后又往她头上打了三下。见梅丽还在动,杨志才便接过钢管对梅丽头部继续打。梅丽滚到沟里,杨志才又追到沟底打,一直到梅丽没有动静。在确认梅丽死后,杨志才让他帮忙将梅丽抬到地里,脱掉了梅丽的衣服。

    王夫伟告诉警方,他猜测杀梅丽的真正原因是姨父和姨妈为梅丽说媒挣了钱,他们想要这个钱,就把梅丽杀了。此外,据他供述,“梅丽作风很好”。

    在涉及死者梅丽生活作风方面,界首警方也询问了举报人刘乐芳。其证实,梅丽性格外向,打扮洋气,并无生活作风问题。

    材料还显示,杨志才和王夫伟均指认了案发现场,并辨认了死者照片。

    ▲嫌疑人杨志才指认死者照片 笔录截图

    因无关键证据检方撤诉

    杨志才事后否认杀人

    2017年12月22日,在电话中,嫌疑人杨志才告诉红星新闻,他是清白的。公开资料显示,杨志才为安徽临泉县人,常住信阳,是信阳市金霞整形美容医院董事长,曾因帮扶当地困难群众被媒体多次报道,在当地知名度很高。

    “1998年正月初六见了梅丽的前夫之后,我就去西安学习了,差不多一个月后,他也去了。”杨志才说,此后数年他的工作重心都在陕西和四川,回河南的次数很少。

    他在电话中多次提及,自己做出的有罪供述均因刑讯逼供,“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喝水,还威胁我,当时在里边就想死!”对此说法,河南本地媒体曾向安徽界首警方求证,警方予以了否认。

    在被问及其是否真如公开报道中所说的“身家过亿”时,杨志才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起自己的穷苦出身,称自己能有如今的境遇,凭借的是自身的努力的社会各界的帮助,但他也承认,自己富起来之后,“受到了不少人的嫉妒甚至嫉恨”。在记者的追问下,他承认自己目前在全国有“一二十家整形医院”。

    提及举报他的侄女刘乐芳,杨志才称,“刘乐芳一家是整个家族中的败类”。因为刘乐芳的前夫吴某在与刘乐芳结识之前,曾在他眼科门诊中看病,一只眼睛失明。此后,吴某及刘乐芳曾多次以此为要挟向其要钱。

    在被问及怎么看网上流传的“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中“剥夺他人生命事实客观存在”时,杨志才称,这个(杀人)是不存在的。

    2017年12月25日,安徽省阜阳市检察院已经退休的宣传处处长告诉红星新闻,从字面上看,“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的措辞并不存在前后矛盾,“不起诉分为存疑不起诉、相对不起诉和绝对不起诉,现在我国在重大案件中依据的都是疑罪从无的原则。”

    “决定书说‘无法认定死者就是梅丽’,这说明证据链断裂了,这时公安机关的补充侦查就非常关键了。”该工作人员称,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是“存疑不起诉”或者“相对不起诉”的结果,“如果后期公安机关能取得关键证据,嫌疑人应该会被立马收监。”

    他介绍,自己目前被返聘为当地法院调解员,在日常工作中遇到了很多对新刑法不理解的受害人家属,但这就是进步,“不仅是保障人权,也是出于对当事人的保护。”

    为何悬案成疑?

    “死者是否为梅丽”缺有效证据

    如何确定死者就是梅丽呢?其家属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家属、疑凶、熟人等都辨认过了,照片就是梅丽,而且与举报人讲述也一致,为啥说证据不足把人给放了呢?

    ▲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

     

    如今,按照检察院的意见,确定身份的唯一途径就是鉴定死者DNA了。但因为死者尸体被火化,案发时DNA检测还未在安徽省普及。在2013年界首市公安局出具的“界首市公安局补充侦查意见书”中提到,“现场提取的物证当时不具有DNA技术,现由于时间长远,物证以(已)霉变,无法做DNA,已由技术部门出具说明”。

    在采访中,梅丽的父亲说,目前,梅丽的一儿一女还不知道妈妈已经不在人世。

    临别时,他特别委托记者去界首殡仪馆一趟,帮他拍一张“无名女尸”骨灰盒的照片,给他留个念想。但因为“寄存证明书”还在警方手中,他索要无果,记者最终也没能进入殡仪馆的骨灰存放处。

    至今,他也没能见到女儿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点东西。

其他回答

  • 那是未成年人时候的行为,不会判死刑。

  • 不满18周岁属于未成年人,具有法定从轻情节,故意杀人罪不至死。

  • 从旧兼从轻吧。

  • 故意杀人 肯定判处死刑

  • 按照16周岁的年龄判处刑罚,恶性案件不在此列。

  • 故意杀人者,可判死刑、死缓、无期徒刑。要看具体案件和情节!跟潜逃时间长短没关系!

  • 此类案件要具体分析:如果所犯杀人罪情节和后果严重,不管逃脱多少年那都是必须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严重者可能被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

  • 如果当时已经立案,不受追诉时效限制,依然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 应该判无期徒刑。因为故意杀人罪成年人一般判处死刑,该犯因为是未成年犯罪,年满16岁属于追究刑事责任,不至于判死刑,但有期徒刑少不了。当时如果不潜逃应该在15年左右。

  • 按当时法律判刑,

    之前有这样一个事件,2个人杀了个人,一个人自首,判了12年,另一个逃了,被抓时法律变了,判了6年,所以说,按当时法律